第82章 第八十二章 伤(1/2)

谢印雪和周荥对付外面那些人已然有些吃力,里面的杀手心中有数,他们既然这样想查,那就留在这里吧。

招式越来越刁钻狠毒,就连柳瑛身上都被伤了好几处,他快步挡在沈继身前,

“小王爷,快离开这里,这些人都是冲着你来的。”

棠兮身上还有一些当初师父留给她的毒,想也不想的就出手洒向那几个黑衣人,不知是不是毒的原因,那几人好似分明愣了一下。

他们几人刚巧脱身朝宋府后面跑去,宋岚曾经提过一句,他家有后门,而门外就是他当年落入的那条河。

在慌乱中,沈继让柳瑛带着明荇躲在后院角落,他带着棠兮将黑衣人引开,要赶紧去看看周荥和谢印雪,这些杀手不留后手,若是一时之间青州周氏的小公子和上京谢氏大公子出事了,同样可以引起轩然大波。

“可是,小王爷,你怎么办?”

沈继总不愿意放开棠兮的手,他目色沉沉,

“我会没事,这几个人还要不了我的命。”

说罢,他同裴棠兮出了后门,瞬间就跳入河中,那几个黑衣人都顺着他们追了出去,果然目标都只在小王爷身上,胆敢下这个死手对付小王爷的,柳瑛心中都能猜出个大概。

不行,小王爷不能再待在青州了,必须要马上回上京。

河水不浅,但他们很快找到一处桥洞下的凹室,躲了进去。好在有这处地方,若是一直泡在水中,沈继的伤肯定会受不了。

棠兮是方才攀上桥洞的时候才发现沈继受伤了,腰间有一处剑伤,血还在不停往外冒,沈继的唇色苍白,还不停的颤抖着,应是很疼的。

凹室不大不小,刚巧能藏下两个人,棠兮和他靠得很近,沈继垂落的脑袋就抵在她的额间。

“沈继,你是不是太疼了,你别睡过去。”

“唔。”

“我一会儿可背不动你,你要醒着,听见没有?”

“唔。”

这声音听上去不知是在回答她,还是因为太疼了而在呻吟。棠兮有些慌张,腾出手捧住他的脸,抬头仔细观察。沈继的双眼有些疲惫,但意识还是清醒的。

“你是不是很疼。”

他眨眨眼,

“疼。”

棠兮觉得心里闷闷的,说不出的难受。她从腰间拿出一只小瓷瓶,里面是金疮药。

“你自己可以吗?”

沈继还是眨眨眼,那双眼中有几分开心,他摇头,

“手也疼,手一动牵扯着就更疼了。”

棠兮扶着他靠在室壁上,努力稍微和他分开一些,沈继喜欢穿月白色,在这较暗的凹壁中还是能看得很清楚。将伤口的衣服撕开一些,伤口就全然漏了出来,血肉翻飞只让人觉得心惊,若是再偏一些,伤到要害了?

棠兮不敢多想,轻轻将药粉上到伤口,滚烫的皮肤因瞬间的疼痛收缩厉害,不过却没听到他出声。过了许久,等那阵疼痛过去,沈继才开口问道,

“为什么会随身带药?”

“多些准备总是好的。”

自从之前在雾州被青衫帮那群人绑了之后,她就留心总会再身上带一些毒药和伤药,多少都能用上,也不至于再遇到危险的时候会全无准备。

“上京那些姑娘们身上一般都带香粉,你就带这些。”

裴棠兮不明白沈继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,难不成是伤口发炎,脑子也跟着糊涂了?

“你还观察人家姑娘带什么东西?”

沈继抿了抿嘴,有些别扭的晃了晃脖子。

“她们送人一般都送这些。”

棠兮撇了他一眼,

“看来小王爷收到过不少。”

沈继没理会她话语中的揶揄,只是仔细的看着她,

“我也希望你身上只用带些香粉就行了。”

棠兮手一顿,而后很快笑道,

“以前在上京的时候,我也不喜欢香粉那些东西,小王爷怕是要失望了。”

“不会。”

棠兮抬头眉眼弯弯的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