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一章 他放水(1/2)

陈枫的剑又快又准又狠。却灵活多变,角度刁钻,挑拨撩刺切劈斩尽数使出,犹如无数寒光剑影,将卡卡罗特层层包围。

卡卡罗特碎步后退,手中长棍被其舞成绕指柔,宛如一个罩子罩住己身,将陈枫的攻击完全阻隔在外。

剑与棍不断交接,发出声声金属碰撞的脆响。

“好!好!”

卡卡罗特边退边防,口中却是连连叫好!

看起来卡卡罗特似乎在陈枫小鬼缠身之下,只有防守之功而无招架之力,其实不然!

他只是在寻找破绽,寻找陈枫一个停歇的时机,到时,陈枫将面临卡卡罗特狂风暴雨般的点棍攻击!

陈枫也清楚这一点,本来被人近身,是用棍之人的大忌,但陈枫却没想到,卡卡罗特能将长棍舞得跟刀一般滴水不漏,如今是骑虎难下,一但招式有顿歇,必将遭到卡卡罗特的反击!

只是,这却是陈枫所期望的!

陈枫突然顿住身形,手持长剑,高速虚劈,竟劈出“咧咧”几声,又见数道看起来像光线扭曲的波纹急速朝卡卡罗特而去。

“剑气?”卡卡罗特眼中精光一闪而过,便见他抖起长棍,将棍端抖起圆圈,呼啸声在棍端响起,随即长棍直刺而出,带着一股旋转的狂风,直击陈枫胸口!

陈枫劈出的剑气被棍身的狂风刮得无影无踪,然长棍却依旧来势汹汹!

陈枫嘴角勾起一抹邪笑,手中长剑换成不夭镰,在长棍击到自己胸口之时,先一步拿不夭镰抹了自己脖子一下!

不夭镰的超高伤害,直接将陈枫秒杀,陈枫瞬间化为白光,而卡卡罗特的长棍,也刺了个空!

卡卡罗特见状,一脸鄙夷的对着白光道:“本还欣赏你的剑术,不想你竟然自杀,哼!你不配当一个强者!”

话刚说完,卡卡罗特瞳孔一阵紧缩,原是他看见白光刚刚消失,陈枫的身影却突然再次出现!正举着不夭镰,直劈而下!

大概是没料想到陈枫会突然原地复活,卡卡罗特来不及闪避,只能双手举棍,格挡不夭镰的攻击,却感觉胸口被撞了一下,又听见地上“啪”的响了一声,那是一块巴掌大的印章掉在了地上。

“我赢了。”

陈枫收起不夭镰,捡起太山印,脸上的笑容特别灿烂!

从用小鬼缠身开始,陈枫就发觉自己的剑术无法突破卡卡罗特的防御,因此,他便将赌注下在自己自杀后,卡卡罗特无法反应他复活后的一击!

而自杀又必须自然,不能引起卡卡罗特的怀疑,最好的办法,便是在卡卡罗特出手还击时自杀,让卡卡罗特以为陈枫怕再受虐打!

之所以劈出剑气,正是故意露出破绽让卡卡罗特出手!

不过,卡卡罗特的反应,还真超出陈枫的估计,竟然能挡住不夭镰的一击,可惜,还是没挡住陈枫另一只手甩出的太山印!

不需要什么伤害,只需要打中卡卡罗特就行,这是卡卡罗特定的规矩,所以,陈枫赢了!

“卑鄙!”卡卡罗特盯着陈枫,眼神满是不屑,却没继续动手的意思,显然,所谓强者的尊严,让他愿赌服输。

陈枫摇摇头,一脸欠扁的笑容道:“失败者是没资格批判胜利者的,我不介意你用智慧二字来歌颂我。”

“哼!”卡卡罗特冷哼一声,长棍猛的往陈枫额头劈去,那速度,竟比此前所使还要快上三分!长棍在陈枫额头一厘米处停下,并没攻击陈枫!

卡卡罗特朝陈枫露出一个满怀深意的笑容:“小子,莫非你以为,守候一条链子三千年还不够吗?哼。”

陈枫额头一滴冷汗流下,此时他才知道,这只猩猩根本就是在放水!

还说什么强者尊严,奶奶的真冠冕堂皇!说到底,这根本就是一只浓密毛皮之下流淌着卑鄙血液的猩猩!

好在,人家这水放得好啊!要是用刚刚这一棍的速度,陈枫估计就算用死亡立即复活这一招,也根本没法打中卡卡罗特!

“多谢特兄!”陈枫赶忙道谢,人家放水,谢一谢是必须的,古时候这叫礼貌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